京津冀书馆 / 待分类 / 喝最野的酒,写最狂的诗,交最牛的朋友—...

0 0

   

喝最野的酒,写最狂的诗,交最牛的朋友——唐朝最让人嫉妒的诗人

2019-09-28  京津冀书馆

      大家好,国学趣谈栏目又跟大家见面啦!

      大多数唐代诗人如同一叶叶漂泊的孤舟,在时代的浪潮里浮浮沉沉。

      有人迷于困顿,有人惑于失意,有人倒于构陷,有人陷入深度的自怜自艾。

      他们燃尽了理想的春梦,最终化为灰烬。

      岑参却是个例外。

      喝最野的酒,写最狂的诗,交最牛的朋友——唐朝最让人嫉妒的诗人

      一、少年漂泊

      1.罪臣之家

      开元六年,公元718年,一声洪亮的啼哭,给河南岑家带来了新的希望。

      也许历史不会记住这个“国家六叶,吾门三相”的豪族,却会记住这位光耀大唐的存在。

      岑家在长安很有名的。

      岑参的曾祖父岑文本是唐太宗时期的宰相;伯祖父岑长倩是唐高宗时期的宰相;伯父岑羲是唐睿宗时期的宰相。

      岑家门厅若市,往来皆豪族,其中盛景曾在长安一时风头无两。

      自古危楼高百尺,登高必跌重,仿佛是对大多数家族恶毒的诅咒,全身而退者寥寥。

      很不幸,岑家也没能逃开。岑参伯祖父反对武则天立武承嗣为皇太子,被诬陷谋反,他本人连同他的五个儿子被杀。岑参的伯父因为参与太平公主的政治活动,也被杀害,家族数十人被流放。

      数十年过去,长安风云变换,还有谁会记得罪臣之家?

      喝最野的酒,写最狂的诗,交最牛的朋友——唐朝最让人嫉妒的诗人

      2.漂泊无根

      中国人历来都很重视“根”的概念。

      你祖上源自哪里?籍贯何方?出生哪里?都是说的清的。而岑参却说不清。

      他们家很早就从南阳(今河南新野)迁到了湖北江陵,按照“籍贯就是出生时祖父的居住地”这个说法,他应该算是湖北人,可他一天也没有在湖北生活过。

      他出生时父亲在仙州做刺史,他生在了河南。6岁时,父亲又去晋州做刺史,他跟着父亲又到了晋州。

      在父亲的悉心教导下,岑参五岁开蒙,九岁就能赋诗写文。

      喝最野的酒,写最狂的诗,交最牛的朋友——唐朝最让人嫉妒的诗人

      在山西长到14岁,父亲去世,他跟随母亲来到河南王屋山,住在祖上留下来“青萝旧斋”里,一年后来到嵩山南,住在岑家祖上留下来的旧草堂。

      大约岑参一生的漂泊感,是从儿时种下的。

      喝最野的酒,写最狂的诗,交最牛的朋友——唐朝最让人嫉妒的诗人

      二、隐居交友

      嵩山南风景如画,岑参往来皆道士高人,不为修道成仙,只为走大唐最流行的登云之路,修道入官。

      自陶渊明以来,名气最大的人才不是通过科举进入仕途的,而是做方外隐士,名动四方,统治者来请他做官的。

      求仕之路,能不求,有人请,便是最好。

      锦心绣口的王维、诗才纵横的李白都是有玉真公主引荐进入朝堂的。

      门第、诗才、学问、岑参自问不输前两者,这条路显然是“最适合”他的。

      年少的岑参却不知道,为了见玉真公主,王维曾经穿优伶的衣服演奏过;也未想见,李白为了讨好玉真公主,写干谒诗时耗费了多少神思。

      世上的人从来都是骗子,那些人看似毫不费力的人,从来不说他背地里有多努力。

      即使岑参诗才横溢,即使他广结朋友,名扬长安,又有何用。长安再没有玉真公主,张九龄已经老而退隐,雄才大略的玄宗已经开始沉迷温柔乡。

      然而这一切,当时的岑参还没有意识到。年少的岑参提前过上了陶渊明氏的退隐生活,在林间山中,静听叶声,坐待时机。

      喝最野的酒,写最狂的诗,交最牛的朋友——唐朝最让人嫉妒的诗人

      他曾在《维山西峰草堂作》中写道,“日色隐空谷,蝉声喧暮村。囊闻道士语,偶见清净源。隐几阅吹叶,乘秋眺归根。独游念求仲,开径招王孙。”

      到底是少年人,可以一时修道读书,时间长了也坐不住。于是,他的足迹遍布洛阳、长安,有时也去河北,包括邯郸、冀州、定州、井隆等地。岑参一路游山玩水,写诗作赋,以广交好友为乐。

      后来有个叫殷璠的唐人,把这个小团队写的诗编成了一部《河岳英灵集》。

      喝最野的酒,写最狂的诗,交最牛的朋友——唐朝最让人嫉妒的诗人

      不过,说起这个大唐最强诗歌男团,人人有把辛酸泪,人生际遇之艰难不输左思鲍照。

      “论王季友云“惜其伟才,只到黄缓。”

      “论薛据云,据为人骨鲤有气魄,其文亦尔,自伤不早达,……怨愤颇深。”

      “及观襄阳孟浩然罄折谦退,才名日高,天下籍台,竟沦落明代,终于布衣,悲夫。”

      “论王昌龄“昌龄以还,四百年内,曹刘陆谢,风骨顿尽,……奈何晚节不拎细行,谤议沸腾,垂历遐荒,使知音者叹息。”

      李白半生求仕,只做过三年的六品翰林待诏,就被赐金放还,投了叛军,被判流放夜郎。

      杜甫半生科举不第,安史之乱当了个七品左拾遗的小官,后来还被贬为华州司功参军,负责负责祭祀、礼乐、学校、选举、医筮、考课等事,钱少事又多。后来杜甫干脆辞职了。

      这个大唐诗歌男团的人,除了高适的命运比较好,五十岁登第之后,喧赫显达,其他人像是被命运诅咒了。不过当时的高适可比岑参惨多了,家里穷,也没有谋生技能,曾经流落于梁、宋两地,以乞丐为生。

      所以说,劝人不要太势力, 说不定你遇到的是下一个高适。

      既然这些才子们命运不济,大家抱团取暖,相互鼓励,希望还是要有的。

      喝最野的酒,写最狂的诗,交最牛的朋友——唐朝最让人嫉妒的诗人

      如天宝十一载秋,岑参与储光羲、高适、薛据、杜甫同登长安慈恩寺塔,五人各赋一诗(其中薛据诗今己不存),带有比试才华的性质。

      杜甫写慈恩寺塔,有这样的名句,“君看随阳雁,各有稻粱谋”,画面感中带有想象,以雁比人,暗喻鸿鹄之志。

      秋天登高,套路是写景、写史、写情,写的越悲伤感人越好。

      画风到我们岑参这儿却变了,“塔势如涌出,孤高耸天宫。登临出世界,橙道盘虚空。突兀压神州,峥嵘如鬼工。四角碍白日,七层摩苍穿。下窥指高鸟,俯听闻惊风。连山若波涛,奔凑似朝东。”

      想象奇绝,语意新奇,气势横出,奔腾如涛,若不是署着岑参的名,说是李白写的我也信。难怪岑参很对李白的胃口,换了五花马,千金裘也要跟岑参喝个痛快,这两位算一对妙人。

      于是画风迥然不同的岑参在这次诗歌对决中毫无悬念的赢了,声名鹊起,成为当时著名网红,“佳名一早立,时辈所仰”、“每一篇出,人竞传写”。

      可岑参写诗写了这么久,也没当上什么官,不免内心苦闷。他的好朋友王昌龄给他出主意,“要不你考科举试试?”

      岑参本不想答应的,可从十五岁到二十八岁,他浪费了太多的青春,人生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喝最野的酒,写最狂的诗,交最牛的朋友——唐朝最让人嫉妒的诗人

      岑参醒悟了,在《送郭乂杂言》里写,“功名须及早,岁月莫虚掷!”

      岑参于是勉为其难地去考了一次,一不小心就考中了,才二十九岁就当进士,成为了杜甫眼中的学霸朋友。

      三、当仓库管理有什么出息

      考上进士总能当官了吧?

      不,还必须经吏部的考试,叫选试,选试合格者,才能授予官职。经过考试,朝廷给了年近三十的岑参右内率府兵曹参军的职位。

      八品,管兵甲器杖、管理门禁锁钥的。仓库保安?岑参为了考科举,辛辛苦苦学了明经科,包括经文、时事政治、经济、制度、军事、法律、盐政、漕运、历史、数学、文字学,就当个管仓库的?

      没地方说理去。

      岑参只能在《初授官题高冠草堂》里抱怨,“只缘五斗米,辜负一渔竿。”

      他一管仓库的,最不缺的就是时间。大把的时间用来干嘛?交朋友。

      如何跟陌生人快速的建立友谊?

      跟朋友吃吃喝喝。

      于是岑参把自己仅有的俸禄都用来跟朋友吃吃喝喝。他认为,交志同道合又优秀的朋友就是最好的理财。

      岑参喜欢喝酒,颜真卿也喜欢喝酒;岑参喜欢练武,颜真卿也喜欢练武;岑参喜欢写诗,额,颜真卿写的没岑参好。

      所以颜真卿真心佩服岑参。

      “小老弟,你有如此才华,不能埋没在这种小仓库里。我去西域给高仙芝宣圣旨,要不向他推荐你?”

      喝最野的酒,写最狂的诗,交最牛的朋友——唐朝最让人嫉妒的诗人

      当高仙芝的部下?做个武官?

      纠结了一下,岑参还是答应了。

      人生贵在坚持,更贵在放弃。班超要不是投笔从戎,远赴西域,成为外交官,他一辈子就是个默默无闻的抄写员。孔子说,君子不器,只要能建功立业,没什么是我岑参不能干的。

      我不知道岑参当时答应颜真卿的时候,眼底有没有冒着星星,但是我知道是颜真卿给他的机会,使岑参成为岑参。

      喝最野的酒,写最狂的诗,交最牛的朋友——唐朝最让人嫉妒的诗人

      四、远赴西域

      没去西域前,岑参满脑子都是西域瑰丽的风景和神奇的传说。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喝最野的酒,写最狂的诗,交最牛的朋友——唐朝最让人嫉妒的诗人

      在西域,岑参成功过上了抬头不见日,张嘴吃黄沙的生活,肠子都悔青了。

      他在《日没贺延碛作》里抱怨,“沙上见日出,沙上见日没。悔向万里来,功名是何物!”

      伫立在漫天的风沙里,马看看他,他看看马,一起无语凝噎,“双双愁泪沾马毛,飒飒胡沙迸(bèng)人面。”(《银山碛西馆》)

      出来两个月,岑参望着缺了又圆的月亮,开始想家,“走马西来欲到天,辞家见月两回圆。今夜不知何处宿?平沙万里绝人烟。”(《碛中作》)

      想家、露宿、吃黄沙、寒冷,跟长官高仙芝不对付。胜仗没打上,罪却遭了不少。

      西域这么苦,要不咱找个机会回家?

      岑参夜不能寐,回中原之后呢?再去当守仓库的小官?

      西域这么远,这么美,一般人想来还来不了呢!生活就这么回事儿,过日子的人觉得不苦,它便不苦了。

      做诗人,就两样,开心的时候要写诗,不开心的时候也要写诗。

      喝最野的酒,写最狂的诗,交最牛的朋友——唐朝最让人嫉妒的诗人

      一开始,岑参在《轮台即事》中吐槽语言不通:“蕃书文字别,胡俗语音殊。愁见流沙北,天西海一隅”。

      但过了不久,他就发挥了自己惊人的语言天赋,掌握了多种西域方言,“座参殊俗语,乐杂异方声。醉里东楼月,遍能照列卿。”

      他不仅跟少数民族兄弟谈笑风声,在一起演奏乐器,还在一起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喝最野的酒,写最狂的诗,交最牛的朋友——唐朝最让人嫉妒的诗人

      对于岑参来说,有了朋友的地方,就不是异乡了。于是,在他的诗里,发现了前所未有的西域。

      侧闻阴山胡儿语,西头热海水如煮。……蒸沙烁石燃虏云,沸浪炎波煎汉月。《热海行送崔侍御还京》

      西域有多热,海里架热锅,蒸沙烤石煎汉月,隔壁小孩馋哭了。

      喝最野的酒,写最狂的诗,交最牛的朋友——唐朝最让人嫉妒的诗人

      白山南,赤山北。其间有花人不识,绿茎碧叶好颜色。

      叶六瓣,花九房。夜掩朝开多异香,何不生彼中国兮生西方?《优钵bō罗花歌》

      优钵罗花,是雪莲花啊!西域特产,童叟无欺。

      喝最野的酒,写最狂的诗,交最牛的朋友——唐朝最让人嫉妒的诗人

      美人舞如莲花旋,世人有眼应未见。(《田使君美人舞如莲花北庭歌》)

      西域美人胡旋舞,人间哪有几回闻?吹爆这场演出!

      喝最野的酒,写最狂的诗,交最牛的朋友——唐朝最让人嫉妒的诗人

      四边伐鼓雪海涌,三军大呼阴山动。虏塞兵气连云屯,战场白骨缠草根。(《轮台歌奉封大夫出师西征》)

      我新上司封大夫带兵多神勇?三军过处阴山动,战鼓连天雪海涌。京城的你们一定要给我封大夫投一票!

      喝最野的酒,写最狂的诗,交最牛的朋友——唐朝最让人嫉妒的诗人

      醉坐藏钩红烛前,不知钩在若个边?(《敦煌太守后庭歌》)

      敦煌太守开筵席,醉酒来玩游戏,把钩藏在一边手,“猜猜钩子在我哪边手里?”

      如果你是普通人,还想青史留名,在唐朝那也简单,认识个诗人就行。

      汪伦因李白成名,元二因王维成名,董大因高适而成名,武判官,因岑参而成名。

      要是武判官知道这首诗这么红,几乎后世上过学的都会背,估计一定要求岑参把他的全名给补上。

      喝最野的酒,写最狂的诗,交最牛的朋友——唐朝最让人嫉妒的诗人

      《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

      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散入珠帘湿罗幕,狐裘不暖锦衾薄。

      将军角弓不得控,都护铁衣冷难着。

      瀚海阑干百丈冰,愁云惨淡万里凝。

      中军置酒饮归客,胡琴琵琶与羌笛。

      纷纷暮雪下辕门,风掣红旗冻不翻。

      轮台东门送君去,去时雪满天山路。

      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

      岑参诗最大的特点就是绮丽的想象,浪漫的画面,细节鲜活。而这首诗是杰出的代表。

      喝最野的酒,写最狂的诗,交最牛的朋友——唐朝最让人嫉妒的诗人

      一夜北风起,“白草”经霜折断,八月漫天飞雪,对于中原人来说,怎么不够惊奇?干枯的枝丫在一夜之间覆上了白霜,如同千树万树梨花开放,得尽大唐浪漫!

      白雪落入珠帘沾湿罗幕,电影手法,室内外穿插铺设!狐裘不暖锦衾薄,写实、写静态。天气大寒,将军角弓难张开,都护铠甲穿不上,写动态。

      武判官伫立冻着冰的路上将要远行,天低云重气氛凝重。大帐内胡琴琵琶与羌笛一起奏乐,为武判官送行。

      风雪却越来越大,旗杆上的红旗都冻住不飘了。白雪红旗撞色,形成了强烈的视觉震撼。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岑参送了一程又一程,一直送到轮台东门(今乌鲁木齐市南郊乌拉泊水库附近)。岑参站在那里看啊看,一直坚持到武判官的身影消失在山的转弯处,雪地上只有一排马蹄印……

      喝最野的酒,写最狂的诗,交最牛的朋友——唐朝最让人嫉妒的诗人

      他第一次出塞是从34岁到36岁(天宝八载冬至十载春),赴安西,为安西节度使高仙芝的僚属。第二次是从38岁到42岁,(天宝十二载春秋间至至德二载春),在北庭,为安西、北庭节度使封常清僚属。

      岑参一生写诗400多首,关于边塞的诗有70余首,都是在两次到边塞,在短短的六年写成的。

      这六年,他的足迹遍布西域,身体力行的描绘出了大唐西域的画面。

      喝最野的酒,写最狂的诗,交最牛的朋友——唐朝最让人嫉妒的诗人

      并非西域成就了岑参,而是岑参成就了西域。

      高适的西域,是“战士军前半死生,美人帐下犹歌舞”,充满了政治意味的凝重。

      王维的西域,是“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壮美辽阔。

      岑参的西域,兼具“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绮丽,和“马毛带雪汗气蒸,五花连钱旋作冰”热气腾腾的真实。

      岑参像是为西域而生,注定在西域发光。

      五、中原归途

      如果让岑参选择,他宁愿在西域过一生。

      可惜,他没得选。

      安史之乱,岑参回中原了。

      他的上司封常清封大夫,因为抗击安禄山不利,受边令诚的诬告,被唐玄宗处斩。

      壮志难酬,国破家忘,亲友离散,谁懂岑参?

      他的老朋友杜甫懂,一有机会,杜甫推荐岑参担任七品的右补阙。

      喝最野的酒,写最狂的诗,交最牛的朋友——唐朝最让人嫉妒的诗人

      两年后岑参又升为从六品上的起居舍人,负责记录皇帝和国家大事,算是岑参政治生涯的巅峰了。可惜好景不长,担任起居舍人月余后,岑参被迁为虢(guó)州长史,虽然是五品,岑参却感觉到了被贬谪。

      代宗继位后,岑参先后当过关西节度判官赴潼关、川部员外郎,考功员外郎,虞部、屯田、库部郎中等。

      公元765年十一月,岑参被任命为正四品下的嘉州刺史,到任才发现这个这个职位是让他去做催粮催租的工作。

      五十多岁了,还有什么看不开的,没意思,回成都吧。可他没想到,自己在东归途中染病,客死异乡。

      喝最野的酒,写最狂的诗,交最牛的朋友——唐朝最让人嫉妒的诗人

      弥留之际,岑参回想起自己的仕途,虽然不无遗憾,但也能释怀。大唐日落西山,唐玄宗、唐肃宗救不了,李泌郭子仪也救不了,他和李白杜甫就更救不了了。

      他岑参生在最盛大的唐朝,见过最繁华的西域,交过大唐最好的诗人,写过最好的诗。没白活,没白活!

      后世的人如果能记住岑参“一生大笑能几回,斗酒相逢须醉倒”的豪壮就好了。要是如果有人像陆游那样,把他视为“李杜之后,一人而已”,那他也是不会拒绝的。

      以上就是本期内容,如斯精舍,你的文化手册,我们下期再见!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网易彩票网